达达里昂

There must be more to life than this.

漫漫自由路:曼德拉自传

小处安身,大处立命。

漫漫自由路:曼德拉自传

第一部:乡村童年

生活总有办法强迫那些犹豫不决的人做出决断。


曼德拉的父亲给他取名——豪利沙沙,在科萨语中直译为"拽树枝”,意译为“惹是生非的家伙”,似乎暗示了自己的前途。此外,曼德拉的父亲作为一个在英国人统治下的部落酋长,不可避免的面临着和当局的冲突,最终导致酋长地位被剥夺,曼德拉的生活陷入贫困。这种殖民者与原住民的冲突深刻地影响了曼德拉地命运,并在今后无时无刻地塑造着他。但曼德拉父亲关于教养,而非天性,才能塑造人格的观点,及他身上富有自尊心的叛逆性格和追求公道的、百折不饶的正义感,影响了曼德拉之后的求学道路及人生选择。

在上学的第一天,老师就为所有同学起了一个英文名字——纳尔逊,并在学校生活中取代他的非洲名字,这也是曼德拉现在全名的由来,但这个名字本质还是当时英国教育所包含的偏见,即英国的文化才是最优越的。

父亲因病去世后,曼德拉得到了泰姆布王国摄政王——容欣塔巴的收养,新环境对曼德拉产生了巨大的冲击,在一个迥乎不同的环境中,曼德拉此前建立的对于生活的单薄的基础开始动摇,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了生命地另一种可能性。

在科萨的传统中,割礼是一个男孩成年所必须的仪式,这意味着一个男孩正式转变为成人,正在曼德拉沉醉于对未来的憧憬中时,梅利格力酋长的话让他分外清醒:

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才能、知识和前途将被消耗在维持生计的艰难之中,去为白人做最简单、最不用脑子的工作。今天的礼物是微不足道的,因为我们根本没有‘自由’和‘独立’,这些最好的礼物可以赠予你们。

这样的思想,让曼德拉逐渐摒弃当时非洲人的主流目标——做一个“黑色的英国人”,成为一个对自己民族更负责任的人。

之后在福特黑尔大学的经历,给予了曼德拉体验社会的更多视角,本身就携带着殖民主义倾向的大学教育,也让曼德拉更清醒地意识到社会中无处不在的对黑人的歧视,并和朋友们开始了初步的探索。

教育对人的影响是巨大的,在离家读书前,曼德拉认为摄政王有权为自己安排婚姻大事,但现在,当摄政王真的为其安排婚姻时,曼德拉感到茫然甚至沮丧。于是,曼德拉和有着同样困扰的摄政王儿子——佳士提斯,选择逃到约翰内斯堡,开始新的生活。

希望似乎是无限的,此时的我就像是经过长长的跋涉到达了终点。但事实上,这只是在更长更长的旅途中迈出的第一步,它将以我当时没有想象到的方式继续考验我。

第二部:约翰内斯堡

以前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企业、这样大的机器、这样得法的组织、这样辛苦的工作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南非的资本主义。我知道,我将接受一种全新的教育。

约翰内斯堡是由于发现金矿而建立起来的黄金城市,而成千上万工作长、收入低的廉价黑人劳动力,成为这座城市的燃料。

初到约翰内斯堡的曼德拉和佳士提斯,通过假借摄政王的名号,得到了一份矿上相对轻松的工作,但被这种成功冲昏头脑的两人,在向朋友吹嘘时,透露了两人逃跑的真实情况,结果他们的朋友告了密,让两个人失去的工作。

这个意外的事件其实是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,丢失了工作的曼德拉,之后在律所内获得了一份邀请,他将在获得文学学士学位后,正式开启自己律师的道路。

在亚历山大的第一年,曼德拉比孩提时代更了解贫穷的含义,他要用每月来自律所的2英镑收入,支撑起他的学习及生活,其中1英镑用于往返的巴士,而剩下的一部分,还要来买用于读书的蜡烛,每天苦读到深夜。

为了省钱,曼德勒每个月有几天早晨步行6英里上班,晚上再走6英里回家,常常饿着肚子度过一天又一天,衣服无钱更换。但当摄政王来到约翰内斯堡看望他时,他依然觉得,自己的生活在认认真真地开始,他要培养支撑自立所需要的自信和自力更生的精神。“自立感”是曼德拉这个阶段的关键词。

在24岁时,曼德拉获得了文学学士学位,并受同事高尔的影响,投身于南非的政治活动,这段时间的经历让他不再满足于进入大学前,设定的职业与收入的最终目标。

在25岁时,曼德拉再次考入约翰内斯堡的威特大学,攻读法学学士,遇见了许多“色盲”的挚友,正是在自由的大学环境中,曼德拉感觉自己融入了那一代的白人和印度知识分子之中,这些年青人未来都将成为最重要的政治运动先锋。

我第一次看到,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正在坚定地开展自由解放斗争,尽管他们都有这样那样地不足之处,但是他们都做好了准备:为了被压迫人民的事业献出自己的一切。

第三部:一个自由战士的诞生

我们的皮肤,就像我们非洲的黑色土壤,是美丽的。

曼德拉在不自知中被政治化。

我没有灵光一现的顿悟,没有奇特的启示,没有上帝的显灵。但是,我有无数次的被轻视和慢待,无数次的被侮辱和伤害,无数次的愤怒和反抗,我无数次地希望与束缚我们人民的制度开战。

非洲人国民大会成为民族运动的组织,民族主义成为抵御外国统治和现代帝国主义的解毒剂。

1946年,史末资政府通过《亚洲人土地占有权利法》,禁止印度人自由迁移,限制居住和经商的区域,禁止购置不动产的权利,导致印度人的大范围抗议斗争,鼓舞了南非的抗争运动,更重要的是,让非洲人看到了非暴力抗争之外的路径。

1948年,多数人以为在二战中支持德国纳粹,且歧视有色人种的的南非国民党大势已去,但却依然在白人把持的政治下当选,随后推出了一系列将歧视与隔离合法化的政策法律,这种举措激起了非洲人的反弹,非洲国民大会最终做好了为信仰而坐牢的准备。

Categories